正版码报|码报资料开奖结果

缺場OR怯場——廣東深圳“賣鸚鵡獲刑案”輿情觀察

時間:2017-05-19 09:24:00作者:新聞來源:正義網.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分享到:

   編者按:江西九江籍男子王鵬出售2只珍貴、瀕危小太陽鸚鵡,另有40多只鸚鵡被認定為犯罪未遂,深圳寶安區法院一審判處其有期徒刑5年。5月4日,知名律師介入該案,隨即引發洶涌輿情。與“掏鳥案”“野草案”等引發的輿情類似,本案輿情高漲也存在媒體“標題黨”的表層因素和相關法律本身爭議的深層因素,不同的是當事方和相關司法機關對比鮮明的表現:當事方多次接受媒體采訪,并頻頻通過微博、微信發聲;相關司法機關則未置一詞,全程失聲。網絡輿情盡管有其規律性,但是冷處理并非輿情處置的最佳方式,輿論分歧一日不能彌合,輿情風險便持續存在,甚至可能越積越大。因此,相關司法機關應當積極、主動引導輿論,爭取案件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統一。
又一起違反常識的“奇葩案”?

  5月4日21時53分,備注著“丈夫出于興趣愛好養殖鸚鵡,卻因此被判刑五年!法官同案不同判,請求深圳中院給我們一個公平合理的判決!”的新浪微博網友“80后養鸚鵡獲刑案”發布一條“申冤帖”,稱其丈夫王鵬只因養鸚鵡就被深圳寶安區法院判刑5年,“判決殘酷”“法官殘忍”。不過,網帖中對于所謂的“千古奇冤”具體情況并未置一詞,更多的內容是描述帖主的個人情感,“絕望”“無助”“心如刀絞”……帖主同[email protected]了“澎湃新聞”“新京報”等多家主流媒體官微以及“徐昕”“周澤律師”等多名法律界意見領袖,并稱已向深圳市中級法院上訴。

  21時58分,知名律師、北京理工大學法學教授徐昕轉發該微博稱,接下該案,將堅決作無罪辯護。徐昕認為,此案違反常識,“數千年養鸚鵡,都不犯罪;且養其他野生動物或許是為吃用,但養鸚鵡是為了愛。”徐昕還表示,此案涉及大量類似的動物養殖者和使用者,接此案旨在個案推動法治。

  5月5日16時許,徐昕通過其個人微博“徐昕”、個人微信公眾號“詩性正義”同時推文《80后養鸚鵡獲刑案:又一起違反常識的荒唐案》,公開該案一審判決書,并將該案與天津趙春華案、福建劉大蔚案等仿真槍案、大學生掏島案、農民采三株“野草”獲刑案、雜戲團運輸動物案一道視為機械司法的典型案例。

  該案判決書顯示,2016年4月,王鵬將6只鸚鵡幼仔賣給了其養鸚鵡認識的朋友謝田福,其中2只為小太陽鸚鵡,4只為玄鳳鸚鵡。2016年5月,謝田福被公安機關查獲。根據其供述,公安機關在王鵬的住處中查獲45只鸚鵡。2016年6月15日,王鵬和謝田福一同被逮捕。此后,深圳市寶安區檢察院將兩人起訴至寶安區法院。2017年2月20日,寶安區法院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一審辯護律師認為,不能認定查獲的45只鸚鵡是王鵬收購并用于出售,且其飼養的小太陽鸚鵡鑒定為人工變異種,并不完全是國家野生保護動物的范疇,建議從輕處罰。

  2017年3月30日,寶安區法院作出一審判決,認定王鵬出售給謝田福2只小太陽鸚鵡構成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查獲的45只鸚鵡處于待售狀態,屬犯罪未遂。法院認為,根據最高法相關司法解釋,本案所涉的人工馴養鸚鵡均屬于法律規定的“珍貴、瀕危野生動物”,遂決定以非法出售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王鵬有期徒刑5年,以非法收購珍貴、瀕危野生動物罪判處謝田福有期徒刑1年6個月、緩刑2年。在文章中,徐昕重申了其對該案判決違背常理常識常情、機械適用法律犧牲公平與正義的判斷,認為本案涉案的鸚鵡是否屬于保護動物還有待商榷,即便屬于野生保護動物,也全系被告人自己繁殖養育,“自己養鸚鵡不僅沒有侵害野生動物,反而增加了鸚鵡數量,有益而無害。”徐昕據此質問,“這究竟是危害了珍貴、瀕危的鸚鵡,還是保護了珍貴、瀕危的鸚鵡?”并提出了一審判決誤解最高法相關司法解釋本意,一審事實認定與法律定性存在重大錯誤,一審不考慮其他情節、量刑畸重三條辯護“大綱”,希望深圳市中院“勇于糾錯”。

  知名律師的介入迅速推動了該案輿情的高漲。至5月5日16時,“80后養鸚鵡獲刑案”的“申冤帖”轉發、評論數量均超過了2000,熱度遠超該網友的其他微博。輿論爭議不斷。有網友附和律師觀點,對于“又出現一起機械司法典型案例”痛心疾首。也有網友譴責當事人家屬“混淆視聽”“打親情牌”“只說養鸚鵡,細節一概不說,根本就是避重就輕”。

  5月5日當天,《成都商報》新媒體“紅星新聞”發布報道《賣2只自家養的鸚鵡被判5年 又是樁挖野草掏鳥窩獲罪的奇葩案?》,《南方都市報》客戶端發布報道《又是一樁奇葩案?深圳男子因售賣2只自家養的鸚鵡被判5年》,京華網刊發報道《人工繁育出售“瀕危”鸚鵡獲刑5年 律師認為繁育有益無害》,率先對該案進行關注。報道以較大篇幅的“妻子講述”還原案件經過稱,2014年4月,王鵬撿到一只鸚鵡,后來方知是太陽鸚鵡(學名綠頰錐尾鸚鵡)。之后,王鵬又買了一只俗稱“和尚”的鸚鵡和一只灰鸚鵡。因鸚鵡繁殖和他人贈送,其擁有的鸚鵡最多時達到51只。2016年3月,其子被查出患有先天性巨結腸,不久妻子任盼盼又被查出膽囊結石,因為無精力照顧鸚鵡幼仔,王鵬遂將6只鸚鵡幼仔賣給了謝田福。任盼盼稱,他們并不知道是犯法,以為是辛苦繁殖、飼養應得的報酬。一審判決后,王鵬親屬認為量刑過重,決定提起上訴,并委托徐昕作為二審辯護律師。報道同時針對徐昕在網絡上發表的無罪辯護相關觀點予以了重點關注。

  ……

  詳見《政法網絡輿情》2017年第19期
  
[責任編輯:郭曉婧]
下一篇文章:輕率普法的代價——河南農民采“野草”獲刑事件輿情觀察
正版码报 在线投注网 手机打鱼有挂是真的吗 盛大真人娱乐电玩 王者传奇手游官网客服 红马管家订烟软件下载 15选5胆拖中奖规则 四川时时12选5 河南快3开奖官网 欢乐生肖走势图 教你一招黑红梅方王漏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