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版码报|码报资料开奖结果

以“穿透式刑事認定”方法揭示金融犯罪

時間:2019-03-19 09:46:00作者:曹堅新聞來源:正義網

評論投稿打印轉發復制鏈接||字號

  穿透式監管認定,是近年來金融監管領域的一個高頻熱詞,其基本含義是監管要遵循實質重于形式、內容大于表象的原則,透過金融業務行為的表面形態看清其本質內涵,揭開層層嵌套的虛假民商事關系,刺破傀儡式交易主體身份,從金融業務的本源入手,將資金來源、中間交易環節以及資金最終投向鏈接起來,甄別業務的真實性質,根據業務的真實功能及相應的法律明確監管規則。

  金融監管與辦理金融刑事案件有著密切的聯系,雖然分屬行政監管和刑事司法領域,但兩者在認定思路、認定原則及具體認定方法上有著強烈的互補借鑒性。穿透式金融監管與刑事實質化的基本內涵相契合,即透過紛繁復雜的虛假表象,去偽存真,抓住行為的最本質特征,以揭示犯罪意圖和犯罪行徑。當然,穿透式刑事認定多運用于比較復雜的金融犯罪場域,涉及刑民交叉、罪與非罪等問題,提出這種刑事認定的思路是基于相應的司法實踐經驗的總結提煉,其實質仍是一種刑事認定的方法和思路。

  穿透式刑事認定須深層靶向式精準揭示行為人的真實主觀犯罪意圖和目的。刑事認定需要從主觀與客觀兩個方面結合出發,既看到行為人實施的客觀行為的具體表現形式和發生樣態,也要認清行為人是在何種認識和目的的支配下實施這種客觀行為,避免片面的客觀歸罪或主觀定罪。行為人為規避刑事查處的風險,在實施諸如非法集資、挪用公款(資金)等經濟犯罪活動時,客觀上往往借助經驗豐富的專業團隊,設計、制作條款內容合法合規的各種協議、盡職調查報告、合同等法律文書,掩蓋其真實的犯罪意圖。所謂靶向式精準揭示,就是要在偵查、調查時,著力發現每一份經濟合同、每一筆資金流水背后的真實意圖,在主要書證之外,通過其他相關配套書證以及知情人員的言詞證據,挖掘出行為人實施經濟行為的實質意圖,究竟是真實合法的商品交易、信托投資等民商事交易行為,還是隱藏在背后的經濟犯罪。例如,為了規避企業內部稽查,達到挪用資金給特定個人使用的目的,采取虛假貿易的形式將公司資金以預付款的形式匯入特定個人指定的公司賬戶,供其個人支配使用。從形式上看該交易行為符合買賣合同的要件,但合同“買賣雙方”的真實意思非買賣商品貨物,所謂買賣合同只是為了配合挪用公款犯罪行為得以順利實施的工具。

  穿透式刑事認定須整體鏈接式串聯主觀證據與客觀證據。依據證據的生成來源和表現形式,刑事證明中的證據可區分為主觀證據與客觀證據,主觀證據系基于作證人的主觀認識而產生的證據,客觀證據系基于外在物理形態而產生的證據。無論是主觀證據還是客觀證據,僅憑單一或部分證據都難以達到客觀、全面地認定犯罪事實的程度,必須形成有機的證明體系。穿透式刑事認定既要逐級深入地精準聚焦證明的關鍵點,同時也要重視不同證據的點面結合。在特別復雜的經濟犯罪案件中,主要犯罪分子往往隱匿于幕后,通過代言人發號施令,以貌似合法的經濟行為實現隱藏的犯罪目的,導致刑事證明的難度較大。主觀證據要側重于發現行為人的真實想法意圖,通過多組證人的證言逐漸予以證實。客觀證據的內容可能不一定能夠直接證明經濟犯罪的構成要件,但是將其與相應的主觀證據鏈接聯系起來,恰好能夠揭示整個事情的真相。整體鏈接式串聯主觀證據與客觀證據是一個復雜的刑事證明過程,需要不斷比對完善證明體系,不斷調配適合的罪名,破除此罪與彼罪之間的似是而非的障礙,將關鍵性的證據嵌入具體罪名的構成要件。例如,某國有公司負責人通過虛假貿易的手段持續將巨額資金出借給其他公司使用,造成出借資金無法收回的重大損失,其行為在形式要件上似乎符合國有公司人員濫用職權罪。但是,在進一步挖掘相關證據后發現,該負責人在出借資金供其他公司使用的過程中謀取了個人利益,則其行為無論是形式還是實質都更加符合挪用公款罪的犯罪構成。

  穿透式刑事認定須上下貫通查實資金來源與去向。資金是公司企業肌體的血液,查清資金的來源、流轉過程及最終的去向,有助于理清案件頭緒,查找有價值的線索,發現關鍵性的犯罪事實,準確定性定量。堅持穿透式刑事認定的刑事追訴原則,向下需要追查每筆涉案資金的最終走向和用途,向上需要還原每筆涉案資金的國資還是非國資屬性。以資金來源與去向作為查案定案的切入點,一是能明確資金的屬性,是純國有資金還是國有、非國有混合性質的資金。涉案資金作為犯罪對象,其性質決定了犯罪行為的性質,查清資金來源是辦理經濟犯罪案件的基礎。二是有利于追贓挽損。復雜經濟犯罪案件中資金流轉環節多,犯罪分子為隱瞞犯罪行為,故意制造中間交易環節,資金循環反復,情況復雜。查清資金走向,能最大限度發現涉案資金“跑、冒、滴、漏”之處,盡可能減少犯罪造成的經濟損失。

  穿透式刑事認定須堅持疑罪從無的原則。復雜經濟犯罪案件之所以復雜,多體現為作案時間長、流轉環節多、賬冊等客觀證據缺失嚴重、被告人辯解多、資金混同現象嚴重等,影響對犯罪事實的認定。辦案中應當堅持一切從客觀事實出發,堅持證據存疑時有利于被告人的原則。對涉案資金來源歸國有單位還是非國有單位屬性不明的,筆者認為,應依法就低認定為非國有資金;對涉案資金系單位所有還是后續經營所得存在爭議的,要全部剔除經營所得的資金,無法精確剔除的則宜視為經營所得資金;要嚴格區分實際損失與可能造成的損失,對單位資金是否形成最終損失的證據不到位的,應當不作刑事評價。

  (作者單位:上海市人民檢察院第一分院)

[責任編輯:馬志為] 下一篇文章:調查核實權“落地”有待機制保障

 網站地圖

檢察日報社簡介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 采編人員 廣告服務
Copyright © 2018 JCRB.com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正義網版權所有 未經授權 嚴禁轉載
京ICP備13018232號-3 國家廣電總局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0110425號
網絡文化經營許可證 京網文[2011]0064-023號 京公網安備 11010702000076號
企業法人營業執照 廣播電視節目制作經營許可證 互聯網出版許可證 信息網絡傳播視聽節目許可證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電話:010-68630315-8128
網絡違法犯罪
舉報網站
經營性網站
備案信息
違法和不良
信息舉報中心
12321網絡不良與
垃圾信息舉報受理中心
12318全國
文化市場舉報
電信用戶
申訴受理中心
正版码报 快速赚钱的写稿 足球彩票比分直播 红包赌博都有哪些玩法 十大经典拳击比赛 pk10滚雪球计划 街机水果拉霸送分游戏 知晓阅读赚钱 大小单双怎么玩稳妥 如何在手机网上买彩票 ag电子游戏控制